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直播|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
政協臺州市黃巖區委員會
您當前位置: 黃巖政協網 > 桔鄉文化 > 文史資料

黃巖文史資料27期(二)

發布時間:2015年05月04日來源:

金書玉簡如可見 別有天地非人間

——柯明曦生平(書法)述略

 

何常曦

 

我與老畫家王啟祿先生是忘年之交,經常在先生家談論書畫,聆聽先生講述自己坎坷的人生經歷,啟祿夫人常侍在旁。有一次,她見我們談得很投機,遂將珍藏幾十年的書法作品拿出于我欣賞。這些作品都是她父親柯明曦所書。我一看驚呆了,(因黃巖出過幾本歷代書畫作品集其均未入編),激起我追問的濃厚興趣。老人家亦打開了話匣子,向我講述了她父親的一些往事,使我開始了解柯明羲先生,并對他產生了由衷的敬佩。根據老人的回憶和翻閱相關資料,現整理于下,供讀者深入研究之用。

柯明曦,字進修,男,1895年生于浙江黃巖一個書香門第。父親柯驊威是晚清拔貢,一位滿腹詩書的才子,著有《小丹邱詩存》(縣志有記載,現藏黃巖圖書館)。曾任陜西乾州通判,與康有為先生多有交往,因不滿清朝政府官場體制,辭職還鄉,從教九峰書院。柯明曦小時候深受其父家傳,時常同堂哥柯璜(近代著名書畫家,清末中舉,京師大學堂畢業,曾任山西博物館館長,北京故宮古物陳列所主任,中國美協理事,西南區山西省美協主席,全國政協二三屆委員等,以詩書畫三絕著稱。)一起研讀新舊文學、切磋書藝,打下了深厚的文化功底。柯驊威則手把手輔導他們書法、中國畫、古詩文,對柯璜、柯明曦二人極其看重,認為他倆天賦出眾,假以時日必成大器!

1897年維新運動失敗后,康有為周游歐洲各國,于1913年始回國。曾路經臺州黃巖,由柯驊威與柯璜陪同游覽委羽山,康有為親筆題了三首詩,其中一首為:

松竹幽幽委羽山,

空明洞中我來還。

金書玉簡如可見,

別有天地非人間。

1923年,康有為遷居青島,因子女多,急需一名人品高清、功底深厚的家庭教員。柯明曦從金陵政法專科學校畢業后,經堂哥柯璜介紹,入康府為康有為子女教授國文和書法。他也經常向康有為請教,和他探討儒家思想、交流書藝,并在授課之余潛心研究老子思想,成為康有為的入室嫡傳弟子。然因常年胃病,身體不適,再加上年輕氣盛,對康府的條條框框頗有微議,未過多久即留下一封信不辭而別。柯明曦回到黃巖老家后,父親柯驊威極其氣憤,痛罵了他一頓:“有魚有肉有銅鈿,條件這么好都住不牢!”家里人都無法理解,表示遺憾。

為了生計,柯明曦經親戚推薦及老同學之邀,在南京國民政府司法行政部謀得職位,擔任洪陸東(洪陸東,黃巖司廳巷人,民國18年后任國民黨司法行政部政務次長兼代部長,1949年初去臺灣)秘書。重新工作后,柯明曦變得成熟、熱情。一絲不茍處理案件,盡力做到公正合理,對于他人的酬謝送禮,他一律不收,過著清廉平樸的生活。

 

 

時任南京國民政府司法院院長居正曾多次邀請柯明曦到司法院工作并提出優越的條件,都被他婉言謝絕了。柯明曦因為人豪爽,品性儒雅,雖與洪陸東為鄰,然其他南京政府職員更愿到柯明曦家串門做客。他亦時常留他們吃飯、品茶、論藝、說文,品家鄉菜肴,用方言講家鄉的風土人情、地理環境。

19494月,洪陸東和于右任坐上周至柔的專機去了臺灣。黃巖籍國民黨中將林蔚也坐上他兒子開的飛機去了臺灣。洪陸東希望柯明曦也一起前往,柯明曦為此事專程到四川歌樂山云頂寺找堂哥柯璜,征詢意見。柯璜明確回答:“我哪里都不去,待在這里等待解放,我勸你也留下。”柯明曦當即表示跟著大哥,遂留在了重慶。重慶解放后,柯明曦由于文才好,任重慶文史館研究員,寫了不少研究性文史資料、書法作品、古詩文原手稿等,存放在重慶博物館管理處。直到其1960年去世前,這批重要的資料均未及取回。

柯明曦一生清貧艱苦,但透露出的儒家文化底蘊和與事無爭、謙謙君子的人格魅力深深滋潤著其書法作品。書法格調高雅脫俗,氣韻神采飛揚 ,有耐人尋味的內涵之美。

其書法主攻“二王”,尤對“懷仁集王羲之圣教序”情有獨鐘。小草和行楷飄逸灑脫,用筆遒勁挺拔,通篇線條自然流暢,樸質秀麗。草書墨氣蒼潤,大多筆畫斷開而氣脈貫通,嚴謹之中不乏隨意,章法布局獨具匠心,結體穩重率真。通篇文人氣息彌漫,如野之春蘭,幽香飄蕩,不忍釋卷!

其書法作品較稀少,散見于解放前部分報紙,現西安碑林亦有其作品保存。

 

參考資料:

一、《柯氏族譜》

二、《何氏大宗譜》

三、鄭九蟬編著《一代名儒——柯璜評傳》

四、臺州史志論叢《黃巖史志》

五、《永寧江文化史話》

六、黃巖政協文史資料

七、《黃巖志》

八、柯明曦小女柯善禮回憶父親的文章

    相關資料和照片

 

 

作者簡介

何常曦,臺州市黃巖區新華書店、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中國民進會員。

 

 

 

 

 

 

 

大有宮碑刻“薜蘿深處”書家記載

指誤若干及其它

 

徐中美

 

201012月,由國家宗教事務局主管、中國道教協會主辦的《中國道教》雜志(2010年第6期,總第120期),發表了拙作《洞仙歌·‘道教第二洞天’黃巖委羽山懷古》等兩闋詞。為以更多文字宣揚地方古跡,我特意在稿件中增加了詞作相關注釋的篇幅。其中,涉及大有宮內所立的“薜蘿深處”碑時,我的注釋明確引為“碑文系民國二十年(1931)浙江平陽東岳觀住持聞理樸(號樸道人)所書。”未料,由于對這一碑刻書家的簡單指認,與我區先前有關文史書籍、資料記載的碑刻書家判斷不同,近日引起了敏銳、細心的區政協常委、文史資料和學習委員會主任周文來先生的關注。應周先生要求,也為了將我在學習過程中發現的若干錯誤直接指出,以免以訛傳訛,筆者特撰此文以饗同好,并期有關書籍能在再版時修正錯謬。

讓我們由遠及近,慢慢走近“薜蘿深處”:

先說下“薜蘿深處”的由來。據19897月原政協浙江省黃巖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征集研究委員會編印的第十一期《黃巖文史資料》,其所刊載的《委羽山與“第二洞天”》一文(尤伯翔先生輯),對委羽山“薜蘿深處”舊跡的記載文字為:“薜蘿深處:乾隆十九年(1754)邑令楊廷芳建亭于大有洞前,榜曰‘薜蘿深處’,后圮。抗日戰爭前,曾于原址重建,粉刷一新。今又圮。”對照這段記載,結合有關史料,筆者認為基本可以判斷:“薜蘿深處”原本是當年建在大有洞前的一座“主題涼亭”,當時可能只是在亭間懸掛匾額,并未另立亭名石碑。而取名“薜蘿深處”的動機,我覺得似乎可從兩方面加以分析:一是“因義取意”。“薜蘿”即“薜荔”和“女蘿”,兩者皆為野生植物,常攀緣于山野林木或屋壁之上。由于《楚辭》在《九歌》之《山鬼》篇中曾有辭曰:“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帶女蘿。”當初邑令楊廷芳定名“薜蘿深處”,可能即是借喻委羽山乃隱者或高士的處所。二是“斷句得名”。我個人認為最能信服的說法,應該就是這一亭名的抉擇,只因斷取了南宋杰出的儒學大師朱熹的詩句——當年的朱老夫子在黃巖講學期間,曾留有一首題為《委羽山懷古》的五絕,其詩云:“山藏方石爛,門掩薜蘿深。道像千年在,衣冠照古心。

尤為可惜的是,當年發心重建這一古跡的蔡理鑒道長,幾經坎坷在原址重建的“薜蘿深處”亭,又圮至今。此一勝跡,目前僅留有民國時期所立的碑刻原石。

再進入正題,細看下大有宮現存之碑刻“薜蘿深處”的碑面文字。該碑正文直書“薜蘿深處”4個大字,右側分2行直書題記,書寫內容為:“按志書載,清乾隆間邑令楊廷芳建亭于大有洞前,榜曰‘薜蘿深處’,今圮已久。持住蔡師心齋特為重建,仍倩予書之,以志其舊云。”左側則單行直書落款,書寫內容為:“民國二十年,歲次辛未小陽月,樸道人”,落款同時鈐印2方,由于年代已久、風雨侵蝕,印文內容已難辨識。盡管如此,細心者從碑刻題記中的“仍倩予書之”,應該就可以直接知曉:此碑文書法,乃是蔡理鑒道長當年特意請托“樸道人”所書寫的,這與《黃巖道教志》第三篇“道教人物志”之“(民國) 蔡理鑒”一節的表述:蔡理鑒曾“邀請聞理樸助理”,“一時大有宮書畫聞名”的記載也相吻合。而從語意看,“仍倩予書之”句中的“仍”字通“乃”字,釋義即“于是”的意思;“倩”字,則意為“請托別人做某事”。“仍倩予書之”,整體詮釋就是“于是邀請我專門書寫這些內容”的意思。

比對內容清楚的碑刻文字,關于大有宮碑刻“薜蘿深處”的書家姓名,本可順藤摸瓜、判別無誤。但令人遺憾的是,即使就這樣一個通過白紙黑字,對基本史實情況進行的簡單記載和解讀,卻存在著一處“硬傷”。一些地方編著白璧現瑕,既誤導了許多讀者,也給不明就里者帶來了一些困惑。舉例如下:

由黃巖道教協會編纂的《黃巖道教志》(天馬圖書有限公司出版,20028月第1版,主編:嚴振非,副主編:朱仙福),在第二篇“委羽山志”之第二章“大有宮”的第五節“文物古跡”中,文字表述為:“薜蘿深處(石碑),民國20年(1931)蔡理鑒所書行書。”(見47頁)

由金渭迪先生所著的《黃巖金石志》(天馬圖書有限公司出版,20048月第1版),在第七編“其它石刻”之“二十二、薜蘿深處” (書中目錄篇名“薜”字,誤為“薛”字)中,著述為“樸道人,即蔡理鑒(18801940),號心齋,別號龜道人。擅長書法,民國十九年(1930)任大有宮監院,大有宮得以興之。”(見403頁)

由政協黃巖區文史資料和學習委員會200512月所編印的《黃巖文史資料》(第二十四期,“黃巖歷代書畫金石圖選”),在“碑碣、石刻”編中單頁著錄“大有宮薜蘿深處石刻”,其文字記載為“樸道人(蔡理鑒),民國十九年(1930)大有宮監院。”(見191頁)

以上是截止目前,筆者所見的有關大有宮碑刻“薜蘿深處”書家記載錯誤的三種書籍。此外,筆者屢見書林報端記載黃巖道教史跡的一些文章,也相應作了誤傳。而同類錯誤,錯就錯在對相關史料未做認真考究,想當然地把“樸道人”和“龜道人”蔡理鑒劃上了等號。

下面,就讓我們一起來大致認識一下與委羽山結有道緣的上述兩位道長,作為本文的收尾:

一是為重修大有宮嘔心瀝血的“龜道人”。蔡理鑒道長(18801940),號心齋,別號龜道人,溫嶺人,是龍門律宗第22代傳人。據記載,其自小悟性極強,根器不凡,清光緒3年(1877),赴鎮海淵德觀學禮考試,名列第三。民國19(1930),蔡理鑒應邀到委羽山大有宮任監院,此后在大有宮共10多年(其中3年為監院)。他為重修大有宮不辭勞苦、四處募化,終于重修了大殿,雕塑了圣像,重建了來鶴亭、薜蘿亭、大有亭、瑞井、西廂房、方丈室,新建了登真閣、迎仙橋、山門等。民國22(1933),任委羽山大有宮方丈的他,曾邀請蔣宗瀚律師在大有宮開壇傳戒,為全國12個省市的87名道徒受戒。蔡理鑒道長善畫,工人物、松鼠、葡萄,第二十四期的《黃巖文史資料》(黃巖歷代書畫金石圖選),亦收錄其《荷塘三友圖》1幅。

二是碑刻“薜蘿深處”的本來書家——“樸道人”。聞理樸道長(18921997),字達之,號文素子、樸道人,溫州梧埏人,住世106年。曾任溫州平陽東岳觀住持,黃巖大有宮(中國道教第二大洞天)住持和天臺崇道觀(桐柏宮)方丈,他身承三家道脈(道教南宗丹鼎派第11代、武當派第15代、龍門律宗第22代傳人),是民國時期龍門律宗的振興者。據《平陽縣志》記載:聞理樸具有先天異質,左手掌“離位”有紅潤聯絡成山岳形狀,運功于掌可呈現滿室紅光;右手掌中指根紋似“戒”字,是一名天賦異秉的道教奇人。

附拙詞:

 

【洞仙歌】“道教第二洞天”黃巖委羽山懷古

                                     徐中美/

 

仙源瑤島,領壺天丹闋。瑞井泉生四時澈。薜蘿間,司馬訓鹿銜花。閑放鶴,爐里朱砂隱訣。    奉林曾墜翮,福地棲真,細引笙鏞潤梅雪。大有入空明,月滿山椒,留云處、石方如切。且莫辨苔痕幾時留,雁字掠蓬瀛,逝波循軼。

 

【注】①委羽山大有宮雷祖殿前有瑞井,系宋景定(1260-1264)中開鑿。②委羽山大有宮內立有“薜蘿深處”石碑,碑文系民國二十年(1931)浙江平陽東岳觀住持聞理樸(號樸道人)所書。③司馬指司馬季主。司馬季主的事跡,載于《史記·日者列傳》。道書《真誥》說:“司馬季主后入委羽山石室大有宮中,受石精金光藏景化形法于西靈子都。西靈子都者,太玄仙女也。”④奉林指劉奉林。明萬歷《黃巖縣志》載:上古周代劉奉林在此修煉得道,控鶴輕舉,鶴嘗墜翮,委墜此間,遂成此山,故名。委羽山大有宮雷祖殿內有宋徽宗御賜銅鏞。委羽山仙洞為道教十大洞天中的第二洞天,號“大有空明洞天”。

發表于2010年第6期《中國道教》雜志(總第120期)

 

作者簡介

徐中美,臺州市東官河綜合整治工程指揮部副總指揮。

 

古西街的記憶碎片

 

周建燦

 

西街古稱拱秀坊,后改名翔光坊,舊時此街為縣治正西之大道,遂稱西街。1966年改名為人民西路。19885月復原名。西街系一條古老的商業街道,它近鄰縣衙,在古時是黃巖縣城的西大門。

“西街曾是一條充滿特殊藝術趣味的市街。”西街“東起塔院頭,西接五洞橋和橋上街。原是一繁華商業街,店鋪林立”。其上有日用百貨、鐵匠、箍桶、牙醫、占卜、喪葬、祭祀用品等店鋪,可以說是黃巖傳統手工藝、民俗民情、市井民風的博物館。它“基本上保持了清代江南建筑風格”,有著悠久的歷史,是黃巖城1300多年的文明傳承中一處珍貴的歷史遺存與鄉土記憶。

然而,步入21世紀,在黃巖大拆大建的浪潮中,西街被夷為平地,繼而建起了高樓大廈。

在“新”西街的建設期間,一個偶然的機會,筆者在翻開了泥土的廢墟中拾掇起一片青花瓷片,憑著一些對歷史的敏銳和收藏的偏好,筆者下意識地認為具有一定的價值,繼而去尋找下一片,再下一片,沒成想在這片工地上散布著大大小小不計其數的老瓷片。由此,筆者精心地搜集起自認為有價值的瓷片來。那一段時間,那片工地的每一個角落都留下了筆者搜尋的身影,以至于引來了眾多詫異與不解的目光,而筆者樂此不疲,收集的瓷片堆積越來越多,品種和樣式也越來越豐富。

此后,翻檢這些瓷片,竟成了筆者閑暇時的一種娛樂方式,憑借著書上學來的那么一點點陶瓷知識,粗略地做起關于那些瓷片品種、窯口、年份的鑒定。

陶瓷是人們生活日用的必需品,它的歷史足以連綴整個人類文明。這些歷代活動或居住在西街的先民們所遺存的老瓷片,不也正是連接西街乃至黃巖城的歷史與文明的碎片嗎?年代最早的瓷片可以上溯到魏晉時期,而此后的各個時期也都有相應的瓷片,且品種與式樣也越來越豐富。西街悠遠的歷史與曾經的繁華,在這些殘缺瓷片上烙下了淡淡的印記,也折射出黃巖城深厚而獨特的歷史文化積淀。

瓷片當中有兩件相對完整的越窯系青瓷缽,還有一件青瓷壺的口沿瓷片,據器型與釉色判斷是魏晉時期的產品,不過,這一時期的瓷片在搜集過程中,很少碰到。由此推斷,在魏晉時期,黃巖西街地帶已有先人的活動,或有人家零星居住,當然形成居住群落的可能性不大。

唐、五代時期,是黃巖縣城初創時期,這一時期的瓷片相較魏晉時期明顯增多,典型的瓷片標本有唐青瓷玉璧底碗底數件,從釉色看當屬黃巖沙埠窯早期產品。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青瓷片,因瓷碗內壁有一圈窯粘,亦具沙埠窯早期產品特征。在西街工地上,筆者還發現一件比較完整的五代宋初越窯系但非沙埠窯產品的青瓷執壺殘件。除了瓷片,一方缺半塊的菊花紋瓦當,從風格與器型看也可歸入唐代。由上述標本,可以作如下設想:唐、五代時期肯定有人在西街一帶居住或活動,且不在少數,可能還有大戶人家遷居于此,因為玉璧底碗與執壺規格較高,非一般人家所用之物。

至宋以降,我國城市發展突破了“市”(商業區)與“坊”(居民區)的界限,商業繁榮,海內外貿易發達。據史料記載,宋元時期,西街已是黃巖一處繁華的商業街區了。北宋元佑六年(1091年)知縣張孝友在西街盡頭,西江之上“壘石為橋”,名孝友橋,又名西橋,這是人們由黃巖西部進入縣城的唯一陸路交通要道。在此建工程浩大的石橋,定是為了滿足絡繹不絕的行人或物資流通的需求,而行人或物資過橋第一站就是西街。此處,又是永寧江與西江的交匯處,是各種進出船只的必經之地,人們在此停靠與歇腳亦是理所當然,正是這樣的天時、地利,促成了西街一帶的繁華。南宋初年,趙宋后裔舉族南遷,其中一支遷入黃巖,定居之地就選在了西橋兩岸的西街與橋上街,其原因可能也與此有關。由于五洞橋跨永寧江別浦,河闊浪險,建成不到一百年間,橋圮于水,南宋慶元二年(1196年),定居在西街的趙宋后裔趙伯潭集資重建,橋面5折石拱,遂定名為五洞橋,橋塌后即重建說明此橋對于黃巖交通之重要,亦能從一個側面印證西街商業的繁榮。元代潘士驥曾作《西橋待月詩》:“五虹橫處隔市暄,夜痕冷浸青青天。風生萬籟瀉金液,風定一顆摩尼圓。飛渡如游桂香陌,影濕虛欄和露拍。 蘆花灣近霜鴻驚,亂啼錯認東方白。”“五虹橫處隔市暄”中暄鬧的街市,定在西橋的不遠處了。

而西街工地上被挖開的廢墟上,散落最多的就是宋元時期遺存了,尤其是瓷片,數量多,品種豐富且有些品質精良。

這一時期的瓷片,幾乎涵蓋了那個時期南方除官窯外的幾個著名窯系的產品。

屬于越窯系的黃巖沙埠窯瓷片,在工地上隨處可見。沙埠窯,1956年在黃巖沙埠一帶發現,為五代、宋瓷窯,可追溯到唐,北宋年間是其燒造最盛的時期。在筆者所收集的沙埠窯瓷片中,數量最多的是瓷碗,相對完整的就有十余片,其次是大大小小形制不一的瓷瓶,制作較粗,有的施釉,肩部有雙耳,用于盛酒,有的施醬釉,用于盛鹽鹵,還有執壺及瓷盤,甚至還有精致的水洗。可見沙埠窯瓷器為當時黃巖人民所廣泛使用。

 

數量僅次于沙埠窯的是景德鎮青白瓷瓷片,青白瓷是宋元時期江西景德鎮燒造的主要品種,在青白瓷瓷片中以碗居多,其次是盤,還有瓷盞,從瓷片看有精有粗,精良的釉色青亮,紋飾精美。

再次是龍泉窯青瓷瓷片,龍泉窯窯址在浙江省龍泉縣境內,始燒于五代,南宋時期,其工藝形成了自己的特色,燒制出粉青、梅子青等釉色,瑩潤清澈,色澤柔和,如翠似玉,達到了青釉瓷器的高峰,其燒造一直延續到明朝。在龍泉窯瓷片中數量最多的亦是碗,其次是洗,還有盤與高足杯。從瓷片燒造時間分布看從北宋到明的都有。

還有就是福建建陽窯的黑釉瓷片,建陽窯為我國古代著名的民辦窯場,其黑釉瓷始燒于五代末北宋初,南宋達到了鼎盛時期,元末明初停燒。宋時曾作為貢品進貢給皇室使用。這些黑釉瓷片品種青一色的茶盞,是建陽窯的主要品種,因適用于飲茶而盛極一時。

根據這些瓷片可作如下推斷:第一,這一時期如此眾多陶瓷標本的遺存,說明西街是當時人口密集的聚居地。第二,瓷片品種中有大量的酒瓶、執壺及茶碗與酒杯,而且散落地點較為集中,這說明街上設有茶館、酒肆等娛樂場所。第三,瓷片中有一些燒造精良的瓷器,如建陽窯兔毫盞、包銀青白瓷、越窯精品小執壺,非一般人家所用之物,應為官宦人家或富商之家所有。第四,南方各大瓷窯瓷片在此大量遺存,可見當時黃巖與各地商業貿易及交通之發達。

行文至此,筆者想到了國學大師王國維在上個世紀二十年代初提出史學研究的二重證據法,即運用地下之新材料與古文獻記載相互印證 以考證古代歷史文化。這些出土的陶瓷標本與有關西街的歷史記載,竟如此一致的契合,它們共同印證了宋元時期西橋一帶曾經水陸交通絡繹不絕,店鋪林立,官宦與富商之家庭院深深的歷史

此后的明清時期所遺存的瓷片數量更是驚人,散落在土層較淺的地帶。明清時期青花瓷是我國瓷器燒造的主要品種,而筆者所收集的這一時期的瓷片也基本上是青花瓷片,瓷片燒造年份從明初到晚清各個時期都有,品種以碗、盤等日常用品居多,制作有精有粗。

對于明清時期的西街,其原貌一直保存至拆建前,老西街曾經的風貌,舊時的繁華我們還有著依稀的記憶,所以明清時期的西街及其繁華亦不需用這些瓷片來證明些什么了。

然而,老西街被整體拆除,代之以新西街的高樓大廈。老西街所保存下來有著悠久歷史的生活習俗、生存形態及古建筑,也隨之消失了,西街歷史傳承的脈絡由此出現了斷層。

筆者曾有此遐想,假如我們能夠將老西街、五洞橋及橋上街加以整體修復與改造,其價值(歷史、文化、民俗、旅游等)絕不會在臨海紫陽街之下,甚至可與杭州清河坊相媲美。然而歷史沒有假如。所幸的是,在消失時,筆者還能在不經意間搜集了西街歷史上散落下來的一件件文明的碎片。這些在常人看來似乎是沒有任何價值的破瓷殘瓦,如果試著以空間為軸、時間為線一片片串連起來,它們將成為一串悠長而璀燦的“珍珠”,擁有無與倫比的價值。因為這串“珍珠”還原了西街或者說黃城一個千年。

 

 

作者簡介

    周建燦,黃巖中學教師、中學一級。

 

 

 

 

 

 

 

 

 

 

 

文人信札文人事

 

周建燦

 

大約在幾個月前,偶爾逛孔夫子舊書店的拍賣專區。在查閱已拍賣的歷史記錄中,有一批寄給“驤逵”的信札引起了我的興趣,寄者多為清末民國間名流,而且成交率高,價格頗好。遂暗自稱羨,一者賣家得了豐厚的利潤,再者買家獲了典雅的故紙。逐個流連,書卷之氣溢于屏幕,粗略地評估其價值,可謂件件是集歷史、藝術與文化于一身的文獻珍品。這樣一批完整的東西硬生生地將之分開,流散異地,實屬可惜。然世間非我所能左右的東西太多了,只得釋然處之。

在這批信札中有一組兩通信札引起了我的注意。一通紅色箋紙,字跡潦草,讀之別扭;一通白色箋紙,共三頁,字跡相對清晰,且似曾相識,遂通覽起來。讀到第一頁末尾,驚訝地發現,箋上竟然有“臺州人”三字,讀到第二頁,不免心跳,起首赫然寫著“黃巖王玫伯”,“王玫伯”不就是臺州近代著名學者、教育家和藏書家王舟瑤嗎?帶著稍許驚喜,繼續往下讀,又一個熟悉的名字映入眼簾“喻志韶”,清末榜眼,為黃巖科舉史上功名最高者。再往下讀,還看到了“黃楚卿”這個熟悉的名字,民國期間臺州實業家,創辦了海門恒利電氣公司(臺州首家電力企業),還與楊晨(晚清進士)等人在外國傳教士手中贖回海門輪埠,開辟了振市街。

莫非信札出自臺州人之手,而且與王舟瑤、喻長霖關系密切?伴著好奇心,我又從頭研讀,札文如下:

驤逵老同年 臺鑒

前余子震明經書來言,在寧波道署,正疑道尹何人,而能識此血性男子。高云麓傳講,同年中之壁立千仞,不輕許可人者,過滬盛稱公賢。張讓三直刺同年亦然。乃知隔絕人世,福星臨吾桑梓,而不知歉疚之至。老同年既造福于我寧紹臺矣!向不求人,以免人求我之鄙性。一啟口輒為臺州人求公。黃巖王玫伯觀詧(察),尊賤特科同年也。國變回里輯《臺州文征》一百五十卷,鄉邦不可少之書也。而同為窶(窮)人,同不欲求人乏資付梓。亂世稿易散佚。去冬有人為放市上,募預約券之法鉛印。無人經理,何能行?今與喻志韶太史暨讓三同年細商:此書宜刻板,刻資約四千銀元,仍應取諸臺州。惟求老同年起而提倡,臺州無富人,僅臨海黃楚卿、陶壽農兩司馬略有余財,永寧、永利兩輪船局,皆由其經理,素好義,能解囊行善。擬乞移書黃、陶二君,大至謂文征有益于臺,不可令外人刻去,失自己體面。二君合力任刻所費無多,或由其約數人任之變足垂名于后等意,分為二(箋)寄弟,轉寄臺州,存者歿者約感盛賜于無窮。豈弟與玫伯、讓三、志韶數人欽佩而已耶!

《文征》樣本二分附呈。

文中提及除臺州人外,還有驤逵(收信人)、張讓三、高云麓等。他們又是何許人也?查閱資材,驤逵即劉邦驥,湖北漢川人,清末舉人,曾留學日本,嘗為張之洞幕僚,后參加辛亥革命,為民國初陸軍中將,時任浙江會稽道(寧波)道尹。張讓三,浙江寧波鄞縣名宿,清末曾在寧波創辦《甬報》,入民國后曾任寧波教育會長、寧波旅滬同鄉會會長,著名書法家沙孟海少時曾從其游。高云麓,即高振霄,寧波人,清光緒三十年(1904年)甲辰科進士,民國著名書畫家、書畫活動家。皆一時名流。

那么,臺州人中與王、喻、劉、張、高等名流交游如此密切的人會是誰呢?

從札文可知,當旅居上海的作者得知劉邦驥正擔任浙江會稽道(寧波)道尹后,即修書劉邦驥求其代為倡導,讓黃楚卿、陶壽農等富人出資刊刻王舟瑤編輯的《臺州文征》。信中提到,作者是一個不愿求人之人,但卻為此向劉求助,之前還與喻長霖、張讓三細商出版事宜。由此推想,作者熱心于文化教育事業,尤其是家鄉的文教,而且與王舟瑤的關系非同尋常。

翻看久了,信札內容已了然于胸,轉而欣賞起信札筆墨來。總覺得似曾相識,仿佛在哪兒見過?忽然,心頭一點靈明,想起一人:章梫。這上面的字跡,不正與我舊藏的一通他寄給王舟瑤信札上的相仿嗎?而章梫與王舟瑤、喻長霖年青時曾同窗于黃巖九峰書院,章與王之間,更是雁書頻繁,為知交同好。“向不求人”的章梫為同窗知交去“求人”,自然也就順理成章。

章梫(18611949),名正耀,初名桂馨,字立光,號一山,浙江三門縣海游人。近代著名學者、教育家、書法家。

章一山6歲入私塾,18歲應試中秀才,曾入九峰書院山長王棻門下,與喻長霖、王舟瑤等為同學至交,然后至杭州詁經精舍師從晚清著名的國學大師俞曲園先生,得俞親授,“研學經史,兼學數學、天文、地理,住書院十余年。”
  清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42歲的章一山考中舉人,兩年后登進士第,殿試授翰林院檢討。之后得瞿鴻禨(時任軍機大臣,外務部尚書)、徐世昌、張之洞等人賞識,出任國史館協修、纂修,功臣館總纂、德宗實修館總纂(均相當於編輯),又兼京師大學堂經科、文科提調(相當于系主任),郵傳部、交通部傳習所監督(相當于校長),北京女子師范學校(北師大前身)校長等職。

辛亥革命后,章一山以前清遺老身份,歸隱于津、滬等地,除偶爾任職于文教部門外,不再出仕。由于時局動蕩,加之生計所迫,常以賣字賣印鬻畫度日。而這種賣字鬻畫的經歷,可謂是入民國后遺老名士們一個特殊的文化現象了。章一山擠身遺老名士圈中,彼此照應唱和,探究學術、切磋書畫。從有關史料來看,章一山在文史界的至交好友有沈曾植、王國維、張元濟、康有為、羅振玉、鄭孝胥、馬一浮等等,一時碩學鴻儒;書畫界的知音同好有黃賓虹、吳昌碩、王一亭、張伯英、陳師曾、吳待秋等等,皆為書畫巨擎。

從上述章一山簡歷看,他與信中所提及的人物交往甚密,自然也就可以理解了。如與劉邦驥,劉曾為張之洞幕僚,而章一山進士及第后曾得張之洞賞識、提拔,所以,他們理應熟識;與高振霄,同為清光緒三十年(1904年)甲辰科進士,信中“高云麓傳講,同年中之壁立千仞,不輕許可人者,過滬盛稱公賢”句也就可以解讀了;而與喻、王,上文已述,不再多費筆墨。

行文至此,內心澄明,信札為章一山所書,十之八九。雖然,不敢百分百地肯定,不過心想即便不是,也不失為一件有價值的臺州鄉邦文獻。那么點“貪婪”使然,我油然而生擁有它的念頭。

可是,其主人沒有留下聯系方式。詢問賣家,也說記不清了。最后,只剩下唯一的一種方式,給其發送短信。不過,從其上網記錄看,已有好幾個月沒上孔夫子舊書網了。這無異于守株待兔。

在以后的一段時間里,我只得等待。可是,一個多月過去,杳無音訊,慢慢地也不再抱有希望了。

又過了一兩個星期,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電話的那一頭正是我久等之人。我怦然心動,然后以平靜語氣說明了我的意圖,喜歡他那沒有署名的關于臺州的老信札。

對方是一個識貨之人,專擅書畫,認為此信書法很好,言下之意,不愿輕意出讓。無法,只得下點血本,讓其忍痛割愛。

兩天后,信札捧在了我微顫的手上,薄薄三紙,輕飄飄的,沒有多少重量,不過份量倒不輕。“檢討章先生,奇字識蝌蚪”,這可是一代書畫宗師吳昌碩對一山先生書藝的贊譽!

而一山先生,對文教、社會事務,特別是造福鄉梓的熱心躍然紙上,“一啟口輒為臺州人求公(劉邦驥)”!

1929年,臺州六縣旱災嚴重。章一山先生以賣字畫所得款項救濟災民,并與在滬同鄉78人成立“臺災急賑會”,籌集救濟款物6萬多銀元,竭力幫助災民渡過難關。

1930年,福建莆田涵江鎮發生特大火災。章梫聞訊,即揮毫作書,潤資賑濟災民。

1934年秋,其創辦的海游小學學生增多,祠堂無法容納,他毅然將自己在海游的祖傳房屋一幢24間和地基(即今海游小學校址)及書籍20箱全數捐贈給學校,并將大湖塘幾畝水田也贈給學校作校產。

真可謂,先生之風,山高水長!

信札沒有署名也沒有時間,不過從劉邦驥,任浙江會稽道(寧波)道尹的時間看,當在1917年之后的一兩年,據相關資料,當時章一山正旅居上海,年紀在六十上下。此時章之書法藝術未完全成熟定型,所以信札書跡與其晚年書體有較大差異,此不可不察矣。

而王舟瑤之《臺州文征》,后來出版刊印情況如何?待另章別論了。

征稿啟事

 

為了更好地發揮政協文史資料 “存史、資政、團結、育人”的作用,讓珍貴的歷史資料不至于因時間的流逝和人事的變故而喪失,區政協文史資料和學習委員會決定,自即日起,常年向社會各界廣泛征集各類“三親”(親身經歷、親眼所見、親耳所聞)史料。

一、重點征集內容

1、“知青”史料(2014年擬將出專輯):立足黃巖,以知青上山下鄉運動的開始、發展、結束為主線,征集知青上山下鄉的背景資料和組織情況;知青在邊疆農村生產勞動、婚姻戀愛、家庭生活的回憶;留居邊疆農村的知青狀況;知青返城經歷的回憶;當時在政府有關部門負責從事知青上山下鄉工作的干部的回憶;知青回城創業歷程與成就等史料。

2、人民公社時期史料:以改革開放前人民公社干部為對象,征集反映人民公社時期黃巖農業發展、農村社會狀況、農民生產生活、農村與城市關系以及公社干部工作生活的親歷和見聞。

3、其他史料:在歷史變遷中黃巖所發生的重大歷史事件中的人和事;黃巖的歷史追溯、歷史文化遺產及歷史文化名人的經歷和事跡;黃巖各民主黨派、少數民族、海外華僑中有影響的人和事;政協委員在自己工作和生活中,特別是履行職責過程中某件有意義又能從一個側面反映社會變化和進步的事;黃巖干部支援西藏、新疆、青海等省建設的經歷等等。

二、稿件要求

1、遵循“實事求是”與“三親”原則;對歷史事件的時間、地點、人物活動、發展變化的過程及其細節盡可能寫得確實詳盡;文稿不限體裁,不論長短;文風樸實,文字生動活潑,具有可讀性,切忌寫成論文及總結性的文章。

2來稿可以是文字稿,也可以是圖片、錄音、錄像,還可以是遺作或歷史資料與實物遺存。如是先人遺作、遺物,需要有作者的身份及寫作時代背景說明;如是歷史發現,應提供必要而真實的佐證。

3、稿件需提供作者的姓名、通訊地址、聯系電話,以便聯系。

三、投稿方式

請廣大讀者本著對歷史高度負責的精神,按照上述要求,踴躍將自己掌握的重要“三親”史料如實地記錄下來,及時向我們提供稿件或史料線索,文史學習委的全體同仁向你們表示衷心地感謝!稿件采用后,即付稿酬。對于一些有重大價值暫不適宜公開出版的史料,我們將保留存檔。投稿可采用郵寄、電子郵件等方式。為了節約審稿時間,請盡量用電子郵件發送。

來稿請寄:黃巖區政協 文史資料和學習委員會收

    編:318020

聯 系 人:馮 

聯系電話:84120358 13857617353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區政協文史資料和學習委員會

 

 

 

  

 

 

   

《黃巖文史資料》第二十六期兩處有誤:

    16頁,倒數第7行:“戶包聯營責任制”應為“戶包聯管責任制”。

    147頁,倒數第15行:“焦坑鄉”應為“焦坑鎮”。

 

 

 

  

 

 

圖文史料 妥為保存 請勿褻瀆

 

 

 

 

  

 

 

 

《黃巖文史資料》第二十七期

浙江省臺州市黃巖區文史資料和學習委員會編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在家玩游戏就能赚钱的工作 西游争霸最新版本游戏 火影忍者手游如何赚钱 百人龙虎官网 火炬计划软件产业基地 卡五星麻将必胜口诀 坑爹游戏碰瓷 完场即时比分直播 江西时时开奖直播网 福彩3d稳赚投注方法